我对512的简单感想

2021年06月17日
GTC

作者 江登兴

5·12在成都发生的事,我也认为是守望事件,甚至是整个浮出水面运动的延续。

(我在群里发出这个帖子后,收到一乐弟兄的评论:“我不认为5·12是浮出水面运动的延续,或说其中的不连续性大过看似的相似性。5·12是基于更加深思熟虑的教会论,为了福音的缘故,具体内容可以参考最近那篇高真和王怡的座谈。当年的浮出水面带有普世价值和教会为公民社会挤出一个空间的想法,和教会进入主流社会的动机。而5·12后面是十字架神学,和福音恩典驱动的传福音植堂异象”

2011年4月10日,守望户外敬拜的时候,8点多,我当时在我们小小的教会中祷告,痛哭一场,心灵中有一种身体被撕裂的痛苦。我第一次感受到,那个与我没有多少交集的守望的弟兄姊妹是我的肢体,他们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虽然我当时不认同守望的立场,但是自己灵里的感动是,基督的身体受到这么大的损伤的时候,再发表什么评论没有什么必要,因此此后我对守望事件一直保持沉默。但是,曾经努力想找机会,去看望守望的小组的弟兄姊妹,后来也没有机会。4·10当天我给守望的长老冠辉发短信说:“我约翰是你的弟兄,和你们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份。”(启示录1:9)

但是,5·12发生的事和守望事件又有不同。5·12上午刚好是我们教会的禁食祷告会,我们一起为秋雨祷告,王牧是老运动员了,我最放不下的是英强弟兄,他那么朴实,热忱,不知道他的结果会是如何。下午一个同工在为秋雨流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啊!我问同工们,一间教会在自己的会堂内,组织纪念大地震的祷告会有没有违背圣经的地方?是否是一间教会正当的权利?答案是肯定的。

在我看来,秋雨教会,坚持政教分离的立场,坚持在新条例下不分开,他们高调地坚持自己的信仰实践的权利,虽然有的教会不认同,这些是他们的良心自由。外人无可厚非。各人可以持守自己的,也自己向主交账。

到目前为止,秋雨在基要真道上没有偏差,没有把教会和福音之外的其他目标捆绑起来,也没有把敬拜作为一种抗议或者抗争的途径。因此,没有违背圣经的大原则。

(秋雨被带到派出所的孩子们。孩子们把派出所的旗子下了半旗,是为了纪念5·12吗?)

值得注意的有几件事情:

一、如何看待教会的核心本质,教会与世界交往的边界和原则在那里?

教会是否在这个世界,可以按照政教分离原则,坚持信仰实践的权利,毫不妥协地一切按照自己的良心自由行事,不接受任何世俗的外在约束与限制?属天而在地的教会,作为在地上的基督的身体,在这个属地的世界上,与属地政府交往的边界和原则是什么?

我的基本看法是,在敬拜的纯洁、福音的持守、圣礼的施行、教会的治理、传福音的行动上,持守绝对的纯洁,在外在的约束上,各教会有自己的良心自由。彼此祝福,互相理解就好。

比如秋雨的弟兄姊妹,发单张被带来派出所了,他们就去派出所外陪伴,甚至在派出的院子里唱歌,这是非常令人钦佩的,但我本人就不会这样选择。这是大家良心的自由。

二、从我得到的资料来看,秋雨目前有一种复兴的迹象,明显的是祷告的复兴,还有福音事工的复兴表明有一批平信徒上街火热传福音,而且可以看出来,他们不是用传福音在做政治抗争,或者运动。他们是真正出于对灵魂的爱,并且不惧怕逼迫,不惜付出代价。

他们的福音事工,从对灵魂的爱和对政治逼迫的勇敢两个层面同时显现出来。这是非常值得留心的。愿主也一样地复兴我们,复兴中国的众教会。

秋雨的街头福音事工

三、一个教会在外在争战中,经历得胜,看见神的荣耀是令人振奋的。但也可能会有危机。

我自己十年前经历一次禁食祷告会警察上门的历程,当时神的同在以看得见的方式显明,大家一起唱诗祷告,也开口为警察祷告,一直到中午。这之后我觉得教会非常复兴,非常有信心。但随后,同工的软弱、冲突,自己生命中作为牧者的破口、无知、血气被显明,经历了许多管教、磨练、拆毁。在那个历程里面,对于基督的羞辱,以及他地上的羞辱如何就是天上的荣耀有更深的认识,也会教会的本质如何被福音所规范有更清楚的认识。

我相信秋雨的牧者们是被上帝重用的,他们比我这个至微小的仆人成熟无数倍,也更被主重用。不过众教会值得一起警醒,过红海、云柱火柱的同在,是容易的,旷野中的漫长艰辛的磨练历程是更难的。

在政教关系上,中国教会还要预备面对更大的试炼。

而在经历救赎的恩典上,外在可见的得胜是一方面,内在的像基督,有他的谦卑、柔和、圣洁、爱的情操是更重要的一方面。十字架在人主动受苦上显出荣耀,十字架更重要的是上帝的主动,他会使我们被动地受苦,并且他主动地拆毁和炼净我们,使他在我们里面看见自己的形象。

无论如何,福音被传扬了,主的名得荣耀了,我们为此感谢神!

作者头像
GTC

我们推动城市植堂,建立以福音为中心的教会,分享基督的爱,更新城市,祝福中国,使上帝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